日本留学现状大年三十上班大年初一考试

除夕,我在做兼职

元旦,我在考硕士

第一年来到日本,我在上语言学校。 国内春节日本的语言学校不休息。

而且我生活在一个小城市,所以周围一点春节的气氛都没有

除夕当天,我还在白天上课,下课后去打工。

听起来很悲惨,但在那里的我不认为很悲惨。 毕竟周围太普通了,谁今天也不是仪式上的心情,每个人都像在“除夕”过着普通的每一天。

但是直到我打工的时候,妈妈太想我了,不得不和我录像。

打开照相机的瞬间,我破产了。 奶奶和父母、叔叔阿姨都挤在这个小手机屏幕前。 特别是妹妹只能分到脸的一半位置。

不管大家听不懂自己说的话,都打着铺天盖地的招呼,之后妈妈还在维持秩序,大家轮流说话。

我第一次知道家人在一起的气氛这么好。

从收到视频的那一刻起我就忍着眼泪,但完全忍不住。

挂断电话后,我的生活又回到了非常正常的现实。

我像往常一样表示欢迎,像往常一样打冰淇淋,想:“刚才明明没有哭就好了,让他们担心了。”

第二年春节正好赶上了日本研究生院的硕士考试高峰。

元旦有在东京的考试。

如前所述,我的语言学校在一个小城市,所以为了考试提前一天来到东京,除夕是和参加同样考试的朋友在东京的酒店度过的。

因为考试在即,我们俩躺在酒店的床上,看着手机上收到的新年信息,和朋友互相说着“新年快乐”。 她是现在最了解这句话的人。

就这样平平凡凡地睡着了

第二天考试结束后去了池袋! 想在中国人比较多的地方,让自己恢复仪式感。

但是,人多的虽然人多,但还是没有年味。

于是我们找了湘菜馆吃饭,在店里看了春晚的视频。

第三年春节研究生一放假,我就回家过年。 有很大的桌子料理,家人在吵闹。 春晚还是那个春晚。 嗯,这个味道是对的。

我在日本的最后一年春节,2月初过年,我会在2月14日答辩。

所以还是不回家过年,这个时候的我面对异乡过年已经足够熟练了。

除夕那天,我的好朋友打工回来,除夕打工这么常见。 我们去了一家很贵的烤肉店,吃得很猛。 仪式感满载!

现在又到了一年的春节。 祝大家岁岁年年重逢~